用戶名:  密碼:   
今天是: 天氣預報:
省委第四巡視組巡視公告 09/19
信長星等省領導與少年兒童共慶“六一”國際兒童節 06/03
安徽省召開“三八”國際婦女節109周年紀念暨表彰大會 03/08
安徽省婦女第十三次代表大會勝利閉幕 11/28
夢想起航——中國好家庭好家風巡講活動暨 第八屆安徽省家庭文化藝術節開幕式在合肥舉... 09/20
安徽省婚姻家庭糾紛預防化解工作現場推進會在淮北市召開 06/15
全省“鄉村振興巾幗行動”現場推進會在合肥召開 06/15
信長星等省領導看望慰問少年兒童 06/15
工作動態
省婦聯黨組認真學習貫徹黨的十...
安徽:攻堅克難,共促婦女兒童...
省婦聯召開黨組中心組理論學習...
傳承徽風皖訓,賡續紅色基因,...
省婦聯領導走訪慰問7位榮獲 ...
省委第四巡視組巡視省婦聯黨組...
省婦聯主席劉蘋赴淮南市大通區...
省婦聯舉辦全省農村婦女土地權...
安徽省政協婦聯界別開展專題調...
建言議事 共創幸福生活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導讀
共享單車投資大戰后的一地雞毛,如何不再重演
更新時間:2019-7-22 15:17:52   作者:  來源:   字號: [大]  [中]  [小]   閱讀次數:1160
  2014-2015年間,伴隨著資本市場牛市和創業造富神話,中國刮起了一陣“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雙創風潮。而在2016-2017年,中國進行了一場以鋼鐵、水泥、煤炭等傳統行業去產能為核心的供給側改革。
  區別于傳統以單純人力、資本等要素投入做大規模的采掘、建造、傳統制造等老大黑粗的“舊經濟”,互聯網等所謂“新經濟”,重在通過技術與管理創新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雖然新經濟產業似乎與去產能的政策對象不沾邊,但吊詭的是,這些行業也或多或少發生了投資潮涌與產能過剩:大量資本在回報率為負的“互聯網+”出行或本地生活服務領域過度投資,造成了“千團大戰、補貼大戰、外賣大戰、單車投放大戰”等。
其中又以共享單車行業的產能過剩尤甚。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實際投放的單車數量達3000萬輛,是全國飽和規模(約1.5億人×2.5%人口飽和覆蓋率,即約375萬輛)的數倍之多。
  一輪輪投資大戰后,留下了一地雞毛。人們常常忘記,清掃戰場也需要社會成本。IT桔子近日開設的“死亡公司公墓——新經濟死亡公司數據庫”披露,2017年超過2000家新經濟公司倒閉,形成了一個高聳的波峰,這是因為2014-2015年的公司誕生潮,經過2-3年,正好對應一波死亡潮。
  至于共享單車,據公開數據保守估計,摩拜、ofo兩家三年融資超過310億人民幣;平均融資間隔也極短,分別低至3個月和4.2個月。對比滬深兩市2019年上半年IPO企業中位數5.84億、平均值9.56億的融資額,這些人造獨角獸吸金能力驚人。不計運營成本,光以摩拜的輛均造價千元來算,制造成本就達到300億,行業實際投資額超過360億。按照摩拜2017年底財報,收取押金約百億,其中已被挪用約60-70億;月度收入構成大約是1000萬的利息收入與1億的付費騎行收入。按投放900萬輛單車計算,每輛車每天創造營收0.41元,平均被騎半次,而開支是2.93元,凈燒掉2.52元,凈利率達到驚人的-619%。在被收購前,除去因虧損而自創的遞延所得稅資產16.37億外,摩拜公司的凈資產幾近于零,只能勉強依靠融資性現金流維持生存。永安行亦披露共享單車業務-76.06%的毛利率,拖累公司整體利潤。
  在自行車消費市場日益萎縮的趨勢下,為涌入資本提供上下游配套服務的廠商(如上海鳳凰、天津武清王慶坨鎮),也在供需信息錯亂、信號失真條件下做出投資決策,大量新增產能用以滿足突然出現的共享單車代工訂單需求,爾后又經歷了訂單驟減、產能閑置。
  同時,多數共享單車企業都采用挪用押金(實質是負債—應付款項)的方式盡力擴大規模,不惜違背城市管理當局的三令五申,違規投放單車搶占點位,在資金鏈斷裂情況下,用戶押金無法取回。城管部門耗費大量人力物力清理搬運廢棄占路單車;單車墳場占用大量土地,一萬輛損壞廢棄單車占用的公共土地價值即達至少數億元;生產組裝、降解腐蝕、拆解滲漏等全生命周期資源消耗及環境污染,與其綠色環保的自我宣傳相違背;由于拆解回收得不償失,外部監督缺位,難以通過市場機制鼓勵各方自覺行動,共享單車企業也更有動力以加大投放替代回收更新。
  既有對投資潮涌與產能過剩的解釋,多數針對煤鋼等傳統行業。政府失靈論認為,體制扭曲下,地方政府不當干預微觀經濟——財政分權和晉升錦標賽,使得官員采用低地價、稅收優惠、信貸支持、財政補貼等手段扭曲市場,甚至與重復建設的企業合謀。市場失靈論則認為順周期投資、逆周期過剩,企業之間擁有共識,卻缺乏彼此協調信息,導致合成謬誤,才引發過度投資。國企扭曲論指出所有權人缺位的問題,體制內的晉升錦標賽促使國企管理班子把規模做大以獲取政治資本,國有銀行的信貸扭曲為這種擴張提供了外部激勵。但這些研究似乎不大適用于解釋共享單車問題:政府并沒有以有形之手強行干預;投資信息相對透明,街頭群眾都可識別難以賺錢,行業集中度顯然已經很高,為何投資潮涌與產能過剩仍然發生?
  作者近期發表的一項研究,指出了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新經濟發生投資潮涌與產能過剩的機制,并將之與傳統行業進行了比較。
  一、政府失靈如何造成共享單車行業產能過剩?
  游離于監管之外、獲得低廉要素價格且不承擔社會成本,本質是對產能過剩行業的變相補貼,推動了過度投資。這在鋼鐵等上游行業十分明顯,例如地條鋼的蔓延即是小作坊式工廠,可以在少支付甚至不支付資源使用成本、污染治理成本和法定稅費的基礎上,偷偷生產攫取暴利。單車的過度投放與隨意廢棄問題之所以產生,也是因為允許經營交通工具自營租賃業務的私有企業,不付任何代價地占用路面等公共資源。
  中央進一步刺激了過度投資。就在產能過剩初步顯現、投資高潮即將到來的2017年初,中央政府并未意識到共享單車的行業性質實際上已變異為流動性泛濫下金融資本擴張所推動的虛擬經濟,并未意識到其低端重復供給的本質,或者說,對“脫實入虛”警惕不足,對泡沫破滅可能引發實體經濟波動警惕不足。中央層面“包容審慎”的主基調,實際上限制了地方的政策空間。這些政策口號進入了相關企業政府關系的工具箱,用以掩護創新名義下的違法行為。
  二、市場失靈如何造成共享單車行業產能過剩?
  不完全信息和羊群效應。中國金融資本控制的風險投資市場已十分發達,被投企業股權關系盤根錯節,形成了康采恩結構。這些投資機構和創投媒體,完全有意愿也有能力打造風口、制造共識。
  不對稱信息條件下的風口制造,與早年二級市場跟蹤主力、莊家坐莊、放出消息拉抬股價相似。創投媒體上充斥以恐慌和貪婪控制社會心理的“軟文”。諸如“為什么投ofo?三個月就能賺回來……算下來一年也會有幾個億收入,是能夠做到創業板上市的”、“ofo商業模式清晰,三個月賺回成本”、“即使超6成小黃車存在漏洞,ofo也能在2019年盈利”、“摩拜創始人套現15億背后,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
  輿論塑造帶來了權威服從與羊群效應,不少中小投資機構和地方創業者聞風而動。對某些創業明星(實則只是受聘于資方)的熱捧,使得“只看到個別成功、看不到多數失敗”的選擇性偏誤更嚴重,經驗不足的年輕創業者忽視早已高企的風險,躍躍欲試,期待“這次不一樣”。
  高估值套現投機驅動。由于初創企業尚無成熟的財務數據以估值,拼命擴大規模是爭取較高估值的唯一方式。而擴大規模,重在擴大對重點城市、重點點位的投放。但疏于監管實際上為共享單車企業提供了變相補貼。誰先搶占這些點位,誰能獲得的補貼就更多、生存能力就更強;不斷膨脹的估值,能使早期投資人從接盤方手中以數倍甚至千萬倍的回報套現退出,也能使參投企業獲得賬面上的公允價值變動收益。
  康采恩預算軟約束。康采恩即以投資控股方式由金融資本控制產業資本,而預算軟約束即管理團隊不用考慮有限的資金約束及資不抵債破產風險,激進經營。風險投資的康采恩結構以及集中趨勢,共同創造了特定的預算軟約束條件,并從內外部激勵了管理團隊不斷擴張無效產能。頭部企業投資者大量集中在一線著名創投機構和互聯網巨頭,創業者本人獲得的股權較少,而公司控制權更是通過董事會席位、一票否決權等牢牢掌控在投資機構手中,互聯網巨頭與知名投資機構形成了交叉持股、交叉控制關系。
  康采恩結構中的擴張沖動。初創公司的投資決策并非單純基于本企業利益獨立作出,經營班子的委托—代理結構與國企高度類似:
  (一)經營班子需要不斷擴張版圖、爭奪影響力,實現其經營目標,在“爸爸”處失寵而失去信任,意味著后續資金投入停滯,甚至意味著上級股東轉道扶持競爭對手或主導兼并,經營班子出局。反之,只要規模不斷擴張,估值故事便可得到支撐,上級股東也就有源源不斷的資金投入,版圖越大越可獲得更多資金投入。
  (二)需要滿足其父輩機構的目標需求,這些需求可以是經濟層面的,也可以是非經濟層面的,包括掌控社會公眾衣食住行的日常需求入口,包括獨具慧眼投中所謂獨角獸企業的社會名譽,包括在流量紅利消失后增長乏力之時,能夠通過長期股權投資的公允價值變化美化報表。
  (三)破產機制的失效。康采恩結構當然并不能保證投資都成功,當壞項目成為燙手山芋時,初創企業往往已“太大以至于不能倒”,如果放任破產,除了聲譽損失,還可能導致較大的長期股權投資或商譽的減值損失,從而拖累頂層巨頭的賬面利潤;破產帶來的債權人損失也會惡化同結構中其他企業的融資環境;而失業帶來的混亂也可能導致政府干預。此時頂層巨頭便可在體系內通過調整股權占比、與關聯公司兼并重組等實現虧損出表。
  新經濟產能過剩的機制與煤鋼等傳統行業不同在哪?
  一是政府行為轉變為公開進行隱性扭曲,未對社會成本收費。
  二是央地關系由傳統分權競爭導致的地方政府行為扭曲,轉變為中央前臺定調、地方施策空間受抑。中央對新經濟的大力推動,甚至對具體企業或具體行業的商業模式大力扶持,使監管政策難有試錯糾正的轉圜余地,且由于政績評價與晉升機制的約束,地方政府缺乏足夠的激勵來積極監管。
  三是投資決策從過往一般性實體企業個別決策,轉變為金融資本推動下帶有顯著行為金融特征的群體投機,對資金、人才甚至注意力等要素產生巨大的虹吸,抬高資金、人才和互聯網流量價格,不利于中小企業融資,也不利“互聯網+”等戰略落地。
  四是互聯網康采恩與財團股權投資,替代傳統國企與銀行信貸,扮演創造預算軟約束的上級施救者角色。
  基于上述發現,該研究指出,政府有必要節制資本。創業者并非產能過剩的始作俑者——草根創業沒有如此深厚的資源——而只是在位巨頭的“馬甲”。互聯網具有天然壟斷性和對社會生活無孔不入的強滲透性,其業務已構成當今社會的基礎設施,巨頭公司也成為力量可匹敵政府的一種治理機構。將康采恩結構中的初創企業當做扶持對象,無疑補貼了巨頭、扭曲了市場,擠壓了中小草根創業者的生存空間,惡化了財富分配。初創企業間、初創企業與金融資本、互聯網巨頭間的關系,并非單純由市場主導,而是夾雜組織內部權力關系,科斯描述的組織邊界在此是模糊的。在此意義上,對互聯網相關新經濟的治理,必然不是純經濟的,而是公共管理乃至政治命題,需要政府積極在場參與。
  政府如欲在監管引導新經濟領域投資中更好發揮作用,一是有效監管,需要識別判斷真偽創新,特別是披著創新羊皮的違法行為與單純要素投入的規模擴張。依法行政,避免通過變相補貼、稅收優惠、不當包容等進一步扭曲市場。二是建立股權投資信息披露體系,使得市場自身糾偏機制運轉起來。打擊私募股權投資領域煽動性、誤導性措辭,公開譴責、依法處理財經媒體刊發所謂公關稿件或虛假數據的行為。三是通過必要的再分配,使得頂層巨頭富余資金更傾向于現金分紅,或更傾向于分散投資于不同的專業化投資機構、不同新經濟領域,面向國家戰略、國之重器的的產業引導基金等,而非一味通過“燒錢”來人造獨角獸。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版權信息
皖ICP備14017333號 主辦:安徽省婦女聯合會 地址:合肥市長江中路57號
網站維護:安徽省婦女聯合會辦公室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破解版